年会

首页 > 年会 > 内容

叶小文:走出“俢昔底德陷阱”

发布日期:2014-06-25

 中华文化学院第一副院长 叶小文

 

一位古希腊的智者俢昔底德曾预言,当一个崛起的大国与既有的统治霸主竞争时,双方面临的危险多数以战争告终。

这似乎是个魔咒。

近代大国崛起过程中,魔咒“显灵”了,挑战现存大国15例,发生战争11例。远的不说,就在亚洲,日本正是在明治维新崛起之后迅速走上军国主义道路。

今天,魔咒依然阴魂不散。还在有人身体已进入21世纪,脑袋还停留在过去,停留在“脱亚入欧”、以邻为壑的昔日美梦里,停留在殖民扩张、霸权主义的旧时代里,停留在冷战思维、零和博弈的老框框里,停留在要当世界老大、要当亚洲老大,但早已捉襟见肘、力不从心的什么“再平衡”里。

也有人担心,随着中国迅速崛起,魔咒又来了,新兴中国又要与守成大国迎头相撞了。

可是,人类进化到今天,总该比古希腊聪明,不至于被一句魔咒就搞死吧?

假如来个“时空穿越”,请俢昔底德也来参加我们今天的高端对话,相信在座的几位中外智者,便足以驳他。

布达佩斯俱乐部创始人欧文·拉兹洛先生说,目前正处在死亡与重生的十字路口的人类,会有效改变当下流行的生活方式与思维方式,实现“意识革命”和“文化转型”,建立起全新的生态价值和生态伦理。

太湖世界文化论坛严昭柱主席说,世界各国人民的生存境况和前途命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密相连、休戚与共。唯有加强对话与交流,相互尊重、密切合作、同舟共济。

法国前总理德维尔潘说,当今世界“鲨鱼”与“海鸥”并存,“鲨鱼代表强权和力量,海鸥则代表正义和秩序”,“鲨鱼在大海中翻腾,扑杀猎物,海鸥翱翔在蓝天,倾听世界的声音”。

倾听什么声音?来自中国台湾的星云大师说,慈悲与尊重,是融合彼此的不二法门。如果彼此皆能以慈悲尊重的态度来相互融摄,便可化嗔恨为和平,转暴戾为祥瑞。

这许多智者的呼唤,就顶不过一句魔咒?进化到现代的人类,就不能走出“俢昔底德陷阱”?

自文艺复兴以来,近代大国经济的发展,都是以工业化和城市化为基本模式,必然涉及到对煤、石油和天然气等不可再生资源的大量需求,以及对市场、对资源不断扩张的需求。近代西方世界在崛起的过程中为满足这种需求,以坚船利炮、圈占土地和奴役他人来掠夺资源。这虽造就了西方世界近代以来的繁荣,也埋下了它与世界其他部分的仇恨。所谓“守成大国”即当代西方发达国家的崛起,大都得益于文艺复兴极大地解放了生产力。但这种解放过程中引起的冲突,又成了生产力进一步发展必须破除的桎梏。文艺复兴虽然极大地解放了“人”,但“人”又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出路何在?人类文明的交汇已走到量变到质变的临界点,人类危机呼唤人本主义在否定之否定意义上的继承和发扬,呼唤一场新的文明复兴。德维尔潘先生说:“文艺复兴时期的第一次全球化以西班牙为主导;工业革命引发的第二次全球化以盎格鲁-撒克逊国家为主导。我们难道不能打赌说:以认同、文化和象征为内容的第三次全球化,将会使法国的雄心再度迸发?”

中华民族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进程,同样肩负着推进新的文明复兴的时代使命。迎接这场并不逊色于历史上的文艺复兴的、新时代的文明复兴,中国也有雄心再度迸发。汤因比在比较世界各种文明的发展后指出,中国这个东方大国从来没有对其疆域以外表示过帝国主义野心,传统上就是一个大而不霸的国家。“避免人类自杀之路,在这点上现在各民族中具有最充分准备的,是两千年来培育了独特思维方法的中华民族。”这种独特思维方法,其核心就是“和”,“礼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

拿破仑曾预言:中国是一只沉睡的狮子,当这只睡狮醒来时,世界都会为之发抖。睡狮已经醒了,世界该当如何?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日前访欧时,诚挚地告诉世界:“这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

这话,发抖者不信。但用自己头脑思维的人会信。法国驻华大使白林就说:“听到这个比喻,我有点震惊。在中国,新店开张时人们总会舞狮助兴。看着雄狮舞动,围观的人们面露笑容,和平喜悦。”新店开张,本该恭喜发财,鞭炮震天,雄狮舞动,皆大欢喜。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开始“有点震惊”难免,想想当是“和平喜悦”。

中国这只狮子已经醒了,这是一只和平的狮子。中国人民对战争带来的苦难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对和平有着孜孜不倦的追求。中国走和平发展道理,不是为了说服谁、取悦谁、欺骗谁,而是基于自己的基本国情和文化传统,基于自己国家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必须坚定不移的战略抉择。中国既通过争取和平的国际环境来发展自己,又通过自己的发展来促进世界和平。

中国这只狮子已经醒了,这是一只可亲的狮子。中国的发展不是自私自利、损人利己、我赢你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中国致力于推动世界简历更平等均衡的新型全球发展伙伴关系,大家在追求本国利益时兼顾他国合理关切,在谋求本国发展中促进各国共同发展,同舟共济,和衷共济。

中国这只狮子已经醒了,这是一只文明的狮子。文明者,相对愚昧、浅薄、狭隘、粗鲁、野蛮而言。文明者,要有君子的气度和胸怀。中国是君子之国。“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古写的篆文“比”字,象形两个人完全一样,只跟自己要好的人做朋友,什么事都以“我”为中心、为标准。这就是小人,不是君子。“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中国是一只和平的、可亲的、文明的狮子,但毕竟是一只已经醒来、“满血复活”的雄狮。他不会炫耀武力,不等于没有实力。他从不惹事生非,也从不怕事怕死。你不必为他发抖,也不可对他小觑。

拉兹洛先生说:尽管人类的发展是一种非线性系统,在其演化中充满了无法预料的因素,但就如人的生命体一样,这一系统又有着自身组织能力呢,是具有“自我调节机制”的。

建立在文化自觉、文化多元、文化对话、文化交流基础上的这种“自我调节机制”,推动一场“意识革命”和“文化转型”的新的文明复兴,就一定能打破魔咒,走出“俢昔底德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