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内容

首页 > 活动 > 内容

太湖文化论坛执行主席、秘书长严昭柱接受媒体关于“中医药文化”的采访

发布日期:2013-01-30

 

问:中国举办的大型会议和论坛很多,太湖文化论坛与这些会议、论坛相比特点在哪里?

严昭柱:目前,中国各类大型会议和论坛很多,但是这些会议、论坛几乎都是以内容和主题命名的一次性活动。除此以外还有一种论坛的形式不一样,例如国外的达沃斯论坛、国内的博鳌亚洲论坛,它们是以永久坛址来命名、定期召开大型会议的民间社团组织。太湖文化论坛也是这种永久性、定期召开会议的民间社团组织,主要的工作方式是为促进中外文化交流提供一个开放、包容、多元的高端平台,诚邀全球各界人士共商不同文明对话与合作之大计,共建和谐文化与和谐世界。

问:太湖文化论坛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选择了中医药文化作为继首届年会之后第二次重要活动的讨论主题?

严昭柱:中医药文化是中华文化的典型代表。从古至今,中医药文化惠及东方、影响世界,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由于历史原因,西方世界还未能充分了解中医药文化,我们举办这次会议,一方面是想通过此会向世界介绍中医药文化的内涵,为中国文化走出去做贡献。另一方面,在人类生存环境发生重大变化、人类健康面临新威胁的今天,中医药文化许多原创的理论精华更加显出历久弥新、拯救时弊的珍贵价值。面对人类健康新挑战,各国政府之间、人民之间应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探索人类自然和谐健康发展的有效途径。西医和中医不仅要各展其长,而且要相互补充、相互学习,在重建人与自然的和谐中提高自身的能力。基于这些原因,太湖文化论坛在20126月召开了中医药文化发展高级别会议。

问:我们知道,中华文化内涵丰富,为什么“中医药文化”可以被当作中华文化的典型代表?

严昭柱:中医药学植根于中华文化的深厚土壤,它深邃的哲学思想、卓越的文明智慧和对高尚道德情操的追求,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中医药文化充分彰显了中华文化中的和谐理念:中医药方讲究“君臣佐使”,重视“治未病”,中医药学把人看成是自然状态下活的整体,认为人的脏腑经络、四肢气血相互联系,同时受自然和社会环境的密切影响。这是一种把对象当成和谐整体的思维方式,与华夏文明相生相长,从古不断延沿、发展至今,充满着智慧。

能深谙中医药文化内涵的人需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修养。孔子在谈到《诗经》时曾说:“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诗歌有兴观群怨之用,也能让人认识大自然,多识草木鸟兽之名,这里的“草木”包括中医药材。《诗经》是我国现存文献中最早记载药物的典籍,书中记载植物药五十余种。《山海经》中记载药物在一百二十种以上。我国唐代的医师孙思邈说过:“不知易,不足以言太医。”就是说,一个人学了《易》,也就自然能领会那些贯穿于中医药灵魂的根本理论。反过来,若对中国文化没有了解或仅知晓些皮毛,那理解起中医药文化来就会非常困难,很可能学了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所以,中国传统文化知识积累越深厚的人越容易掌握、进入中医药医学理论和实践领域。

问:从文化层面来看,中医和西医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严昭柱:中医药学所体现的宇宙观、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思维方式,不仅在世界上是独特的,而且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西医以及工业文明造成的时代病和一些思维上、社会上的障碍。

中医对疾病的观察和处理和西医很不同,它把人体看作是一个与自然和谐统一的整体,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它辨析证候主要不是把握人的器官实体,而是把握包括人的精神气象在内的身体病理变化的阶段性整体表现;它的治疗主要不是直接抗拒和消除细菌、病毒等致病因素,而是扶正祛邪,提高自我调节能力,帮助人体恢复和增强自然痊愈机能,去战胜疾病、达到康复。它采用天然药物,处方注意四时寒暑变化,都包涵了丰富的哲学智慧和科学成果。西医是另一种思维方式,可能建立在近代科学特别是化学的基础上,总是强调提炼出某些成份,着眼点也很具体。

问:古代中医的传承多为师徒制,您怎么看待现代中医的科班制?

严昭柱:在古代,中医在传承上容易形成师带徒式的家学渊源。相比师徒制,现代中医的科班制弥补了师徒制的两个弱点:一是在中医人才培养上,古代一个老师带不了多少徒弟,现代科班制让批量培养人才成为了可能;第二,师带徒的传承方式容易失传、容易中断,科班制能缓解这个困境。不过,科班制也要善于吸取师徒制的长处,因为中医体验性很强,需要由师傅亲自带着,让学生亲自体验。我们现在采取科班制既要充分重视中医本身的特点,重视它的文化性、思辨性、实践性、体验性,也要使之有利于中医药学创新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