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物

首页 > 出版物 > 内容

(节选)第四章 第一节 自然现象美的一般特征

发布日期:2013-08-18

你到过黄山,曾站在文殊台上陶醉于雨后初晴时那云海之美吧?那云海白浪滚滚,无边无际。有时浪花高卷,漫上峰顶,给远近的山峦披上一层透明的轻纱。有时烟消云散,只有几丝云气在空中飘荡。它们浴着阳光,呈现出各种色彩,时而白如雪,时而黄如金,时而幻成紫色。忽地一瞬间又扩展成为愈来愈浓的漫天大雾……而那远远近近的山峦,也便时而拔空挺立,崭露出洗尽云气、秀色葱翠的峰顶;时而又在云蒸雾荡中渐渐隐去……

你或许曾赴浙江省海宁盐官,实地观赏过那“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的“钱江秋涛”。你面对蓝色的钱塘江、静穆的大海,等候着,等候着……突然,遥见天尽处现出一道白线——钱江大潮终于来了!万里江空,隐隐有声;白线飞疾滚进而来,愈滚愈快,愈快愈猛,愈猛愈粗。风劲、潮哗,白线变成白虹,变成一道三米来高的喷银溅珠的白色墙垣,激浪相逐,层层叠叠,向江岸飞速逼近。随着那“轰——”的一长声巨吼,水面霎时长高数米,浪花飞撒向江岸,有如冰山爆炸,直似沧海横流……

你一定曾登上高山之巅,欣赏过日出时那壮丽奇幻的景色。也许是在泰山,也许是在峨眉……当黑沉沉的夜幕还笼罩着大地,东方天际已游动着一线微明,它渐渐泛出柔和的光芒,如同一条狭窄的暗红色飘带;带子的上面露出一片清冷的淡蓝色晨曦。那条红带在慢慢扩大,像一片红云了,像一片红海了;一转眼,红海上簇拥出堆堆墨蓝色的云霞,而清冷的晨曦已变为磁蓝色的光芒。突然间,从墨蓝色云霞里矗起一道细细的抛物线,这线红得透亮,闪着金光,如同沸腾的熔液一下抛溅上去。随后又闪出几个更红更亮的小片,它们渐渐密接起来,融合起来,终于成为一个红彤彤的圆球——朝阳飞跃而出了!不容你久看,它就变得晶光刺眼,火一般鲜红,火一般强烈,天空所有的暗影都消逝在光明之中……

这里说的奇幻的黄山云海、壮阔的钱塘江潮、辉煌的泰山日出,无疑是很美的。它们的美,就是我们本章所论的自然的现象美。那么,这些自然现象美,它们的美的特点是什么呢?显而易见,譬如黄山云海之美,就在于黄山的云时而汇聚如雪原、时而飞动如飘风,与黄山奇峰出没消长而形成的形状、姿态的美;同时,还在于黄山的云在阳光的照射、青山的映衬下愈幻愈奇的色彩的美。又譬如钱塘江潮之美,除了江潮的形状、色彩的美,还有潮水疾进时、扑岸迸飞时那音响韵节的美。而日出壮观的美,也在于那天际、那云霞、那红日的形状、色彩、光芒的美。用一句话来概括,所谓自然的现象美,就是自然界的形状、色彩、光芒、声音等现象的美。

在大自然中,相当普遍地存在着这种自然现象美。首先可以说,整个无机自然界的美就都是这种自然现象美。蓝天碧海、红日紫霞、青山绿水、黄金白银、五色石、汉白玉,它们的美,是光芒色彩现象的美。高高的奇峰、弯弯的河流、平坦的原野、圆圆的露珠、石乳石笋、冰菱雪花,它们的美,是形状姿态现象的美。丁东的泉水、淙淙的溪流、咆哮的黄河、呼啸的海潮、轰隆隆的雷鸣,它们的美,是音响韵节现象的美。此外,本章第三节还将谈到,除无机自然界之外,有些生物的美也只是现象的美。

当然,所谓事物的现象,是相对事物的本质而言的。所谓现象美,就字面来讲,显然是说这美是事物的现象所具有的,不是事物的本质所规定的。实际上,自然现象美的又一个突出的特点就在于,这美的自然现象并不是该自然事物的本质的直接而明显的表现。这种不能直接而明显地表现自然事物的本质的现象普遍地存在于无机自然界。

譬如说无机自然界的岩石和泥土,作为自然事物,它们的本质是什么呢?我们可以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去分析鉴定它们的物理、化学属性,探讨它们的质的规定性。然而就是同一种类的岩石或泥土,在自然界中也是石无定象、土无完形,或者为微尘、为平地,或者竟“积土成山,风雨兴焉”,而成就了地球上复杂多样的地形地貌。这样,同一种岩石或泥土,有多种多样的形状现象;而同一种形状现象的,又可以是这种岩石或泥土,也可以是那种岩石或泥土。宋人郭熙曾说:“真山水之川谷,远望之以取其势,近看之以取其质。”这是说,远望才能把握川谷的大体形势,近看才能了解川谷的土石的质地。远望而得其“势”,却未必能识其“质”;近看而识其“质”,也未必就能得其“势”。所以,他要求既要远望之,又要近看之。这就说明,川谷的“势”与“质”是有一定的联系的。但是川谷的“质”并不能直接决定其“势”,川谷的“势”也不能明显地反映其“质”。“真山水之川谷”的形状姿态现象,虽与其岩石、泥土的质的规定性有联系,却不是后者的明显的反映;而“真山水之川谷”的形状现象的美,也不是由岩石、泥土的质的规定性直接决定的。

实际上,例如山,其形状、色彩现象是极其丰富多样,甚至于变化万千的。郭熙就论到过山的形态现象的丰富性。他说:“山,大物也。其形欲耸拔,欲偃蹇,欲轩豁,欲箕踞,欲盘礴,欲浑厚,欲雄豪,欲精神,欲严重,欲顾盼,欲朝揖,欲上有盖,欲下有乘,欲前有据,欲后有倚,欲上瞰而若临观,欲下游而若指麾,此山之大体也。”不仅如此,而且“山形步步移”,“山形面面看”,所以“一山而兼数十百山之形状”。又不仅如此,而且“今山日到处明,日不到处晦,山因日影之常形也”;“今山烟霭到处隐,烟霭不到处见,山因烟霞之常态也。”元人汤垕也说:“山水之为物,禀造化之秀,阴阳晦冥,晴雨寒暑,朝昏昼夜,随形改步,有无穷之趣。”这些都说明,在自然界中,不但山的形状姿态各不相同,而且就是同一座山,它的形状姿态现象也还要受到日光、气候、云雾等等多种外部因素的重大影响。明代的黄汝亨就曾经这样谈到黄山的美:“我辈看名山,如看美人,颦笑不同情,修约不同体,坐卧徙倚不同境,其状千变。山色之落眼光亦尔,其至者不容言也。”他所感慨赞美的,正是黄山丰富多彩、变化无穷的形状现象、色彩现象的美。

无机自然界的形状、色彩现象的丰富多变,是多种因素作用的结果。车尔尼雪夫斯基曾说:大部分美的风景在任何光线之下都是美的。如果他这里所说的“风景”主要是指无机自然事物如山水、风月之类的话,那就是没有了解自然现象美的特点。事实上,光线显然要影响到一处风景的形状现象美和色彩现象美。它们因光线变化而变化,这不是由无机物的本质直接规定的。

难道不是如此吗?日光可以给云霞雾霭涂上美妙的色彩,随即又飞快地把它抹掉;光和影给我们显出山峰峻岭的雄姿秀色,随即又迅疾地重新加以勾勒。明人张大复说得好:“邵茂齐有言,‘天上月色能移世界’。果然!故夫山石泉涧……月照之则深,蒙之则净。金碧之彩,披之则醇;惨悴之容,承之则奇。浅深浓淡之色,按之望之,则屡易而不可了……”达•芬奇告诉过我们:“请看亮光,并思量它的美吧。眨眨眼睛再看看它,你就会见到本来并不在那里的东西,而原来在那里的,已不知去向。”不是吗?雨后的七色彩虹,峨眉金顶的神奇佛光,沙漠里的绿洲幻影,万顷碧波上的蓬莱仙岛,眨眨眼睛再看看它,或许就已不知去向。晚明的王思任,曾记叙在晚霞映照下天地山水的多姿多彩、愈幻愈奇的自然现象的美景。他记道:“落日含半规,如胭脂红初从火出。溪西一带山,俱似鹦绿鸦背青,上有猩红云五千尺,开一大洞,逗出缥天,映水如绣铺赤玛瑙。日益曶,沙滩色如柔蓝懈白,对岸沙则芦花月影忽忽不可辨识。山俱老瓜皮色。又有七八片碎翦鹅毛霞,俱黄金锦荔,堆出两朵云,居然晶透葡萄紫也。又有夜岚数层斗起,如鱼肚白,穿入出炉银红中,金光煜煜不定。盖是际天地山川,云霞日采,烘蒸郁衬,不知开此大染局作何制。”他由此赞叹说:“夫人间之色仅得其五,五色互相用,衍至数十而止,焉有不可思议如此其错综幻变者!”“嗟呼!不观天地之富,岂知人间之贫哉!”

这些都说明,山水云霞等无机物的形状、色彩现象受到外部因素的重大影响。它们的美,直接由现象的条件和形态来决定,是事物现象的外在美,不是事物本质的内在美。

还有许多无机物不是形成山峰、峡谷等地形,而是以块状、粒状或晶簇等形态现实地存在着。如河滩的卵石,或大或小,或方或圆,形态丰富多样;其色彩也各种各样,或白或黑,或红或绿,或黄或灰,有的还有单色的纹路,有的又有五彩的花纹。又如石英石,可能是完整的晶体,也可能是块状的或粒状的,大小不等,形状各异;其色彩也不一样,有无色透明的水晶,有白色的乳石英,有浅红的蔷薇石英,有紫水晶,还有褐色的茶晶,在特殊的光线下它们的色彩也随之变化。显然,它们的形状现象、色彩现象虽与其质的规定性有关,却也不是质的直接而明显的表现。它们的形状、色彩的现象美,不是由本质直接决定的,而是现象本身的,既依据于事物的质,又依据于外在因素。

上面说到,自然的现象美就是自然事物的形状、色彩、声音等现象的美,这些现象不是事物本质的明显而直接的反映。我们还要讲它的第三个特点,即:这些现象的种类性与自然事物的种类性不是完全一致的。

如上所说,无机自然物的形状、色彩、声音现象要受到外部相关因素的重大影响,甚至这外部因素起着直接的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同一无机物却有各种各样很不相同的现象。这也就是说,无机自然物的种类性与它的现象的种类性不完全一致。譬如,云作为自然事物其种类性无非是在空中悬浮的许许多多水珠的汇聚、集合。但是作为自然事物,云的种类性却不能直接决定云的形态,因为“雾云烟霭,轻重有时,势或因风,象皆不定”,即空间的气流会给云的形态以重大的影响。不过,云的形态也还是有规律、有一定种类性的。宋人韩纯全就曾说:“春云如白鹤,其体闲逸,和而舒畅也;夏云如奇峰,其势阴郁,浓淡叆逮而无定也;秋云如轻浪飘零,或若兜罗之状,廓静而清明;冬云澄墨惨翳,亦其玄溟之色,昏寒而深重。”四季的气温不同、气流不同,云的形状也有大体的区别。因而云的形状现象的种类性就与云的种类性不完全一致了。但是,云的形状现象的某种种类性又可以与其他事物的形状现象的某种种类性相连接、相一致。例如云海是云的一种形状现象,它作为形状现象的种类性就与波涛滚滚的海浪的形状现象相连接,与海浪的形状现象种类性相一致。进一步说,通过波状线,云海、海浪、江涛、连山的形状现象便相连接,而有了共同的形状现象普遍性;同样的道理,初升的朝阳、十五的圆月、圆形的山峦、清晨的露珠,乃至火山口湖,它们的形状现象都以圆形为种类普遍性;而红日、红云、红金、红石、红泥的色彩现象,也以红色作为种类普遍性而相连接,虽然太阳、云朵、金子、岩石、泥土作为实际事物是分属不同的种类的。

由上可知,虽然无机自然物的形状、色彩和声音现象不直接反映自然物的本质,但是它们作为现象也还是有它们的本质的。这个本质,就是形状、色彩、声音等现象的现象种类普遍性。这种情况,与动植物、与人体是很不相同的。动植物或人体的形状、色彩、声音现象,一般说来是直接反映事物的本质的,是事物本质的明显表现。动植物或人体的形状、色彩、声音现象,一方面固然可以和其他种类的事物的现象通过现象种类普遍性相连接,例如白鹤的形状姿态现象与春云的形状姿态现象有共同的现象种类普遍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动植物和人体都可以有一定的现象美。但是另一方面,动植物和人体的现象却更是直接反映事物本质的,例如白鹤高举远引、飞翔于云天,就直接、明显地反映着它高度的运动能力,反映着动物的本质特征。所以动植物或人体的现象的种类性,在根本上就是这些事物的种类性。因而动植物和人体的美就不仅仅是现象美,它们的美丑就不是仅仅根据现象来决定的。

自然现象美的这些显著特点,过去的许多唯心主义美学家是或多或少有所认识的,但他们对这些特点进行了夸大、歪曲。例如康德曾说:美“实际上只应涉及形式”;“美不是客体的一个概念,而鉴赏判断不是知识判断。”他的这些话表明,他多少看到了自然现象美不是对事物本质的直接的、明显的反映;但是他又把这个特点夸大为现象美与自然事物的质的规定性是毫不相干的。他更没有看到,自然现象美也是反映本质的,即体现现象种类普遍性的。当然,他还想把这个经过歪曲了的现象美的特点说成是一切美的特点,至少是所谓“纯粹美”的特点。许多客观唯心主义美学家,虽然看到了自然现象美体现着现象种类普遍性,但是却把这个现象种类普遍性歪曲为理念或者神的创造。显而易见,唯心主义美学的这些见解,尽管包含了一定的合理因素,然而在根本上却要把自然现象美说成是主观意识的产物,要用意识或美感去规定自然现象美。这些见解不但是错误的,而且会阻碍我们进一步探讨自然现象美的规律。

鉴于唯心主义美学的上述歪曲,我们有必要强调指出:虽然自然现象美不直接反映自然事物的本质,但是自然现象美却完全是由自然界物质的原因形成的,是依存于实际的自然事物而有规律地出现的。而且,美的自然现象所体现的现象种类普遍性,也绝不是什么“颜色的理念”(普罗提诺语)或形状、音响的理念,而完全是现实的自然界中的客观存在。

例如天空中丰富而多变的色彩、形状、音响等现象的美,就是自然的必然。我国古代先秦时期的庄周,曾仰望长天,疑而发问:“天之苍苍,其正色邪?”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巨人达•芬奇,则在当时的科学水平上探讨了“大气的蓝色”的物质成因,认为:“大气是从照着阳光的水汽微粒获得它的蓝色。”后来,人类对光的本质的探讨越来越深入和确切,也为自然现象美的探讨提供了越来越坚实的科学基础。1666年,牛顿通过三棱镜,第一次得到了阳光的色谱,证明白耀耀的阳光由七种色光自然混合而成。科学的进一步发展,更揭示出阳光是不同波长的电磁波,整个星际空间可谓是电磁波的海洋。人的眼睛可以对一定波长的电磁波获得色彩的感觉,人类还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认识不同于可见光波长的其他电磁波。自然科学就是这样,“它用人的眼网膜之外的、在人之外和不以人为转移的光波的不同长度来说明各种颜色的感觉。这也就是唯物主义”。

因此,“天之苍苍”完全是自然的必然。具体说,它是光的一种散射现象。当光通过地球外层的大气时,赤橙黄绿等波长较长的光波射到地面,而波长较短的光波被大气中的细质点散射而呈青蓝色。而且,“天空并非完全是青苍蓝色,仰视头顶上的天空,颜色最蓝,渐往下俯视,渐变青绿淡黄,到平视时,几成淡白,这也是空气透视的原理,因为太阳自头顶上垂直投射的光波较之太阳呈水平方向投射的光波为短,因此通过大气中之细质点,反射白光也较少。所以头顶上的天空呈现蓝色。登山所见天色更为蔚蓝,也是同样道理。”再如,

“夕阳、晚霞的色彩同太阳在其他时刻所呈现的色彩之所以不同,亦是由于细质点分光的缘故。因为夕阳西下时,阳光从水平面穿过较厚的气层,初因紫青光被粗的质点所阻而余橙黄,其余绿光被反射而余橙光,再其次黄光又被反射而余橙红或纯红,这就形成了夕阳、晚霞的颜色。”至于彩虹,“则是色光被‘折射’的现象,雨后空中的水滴起了和三棱镜同样的作用”,所以在空中形成绚丽的七色彩带。

难怪,你要观赏神奇的“佛光”,就须登上峨眉金顶,而且要等候适当的气候条件,还要在一定的时刻才能一饱眼福。“佛光”,或称峨眉宝光,亦是光的一种衍射现象。“佛光”的出现也是有一定规律的。它一般于午后发生在金顶东边的岩下,多在云雾之上、特别是雨后出现。宋人范成大就是在“大雨倾注”之后见此奇景的。他记道:当时,“云平如玉地”,“雨点有余飞”。“俯视岩腹,有大圆光偃卧平云之上,外晕三重,每重有青、黄、红、绿之色。光之正中,虚明凝湛观者各自见其形现于虚明之处。毫厘无隐,一如对镜,举手动足,影皆随形,而不见傍人。”紧接着,范成大还见到了“佛光”的所谓“清现”,即比较少见的在山谷中无云时出现的“佛光”。“佛光”的出现的这种规律性,充分说明它决非宗教信徒所相信的“佛现”,而是由于自然界物质的原因而产生的。

至于自然界山水景物的现象美,不用说同样是自然界的产物,完全是客观而实在的。例如著名的钱塘江潮,首先就是月亮对地球的引力而产生的潮汐现象,所以钱塘潮虽然平日就有,却以每年农历八月十八日前后为最大。而且,钱塘潮的形成还与杭州湾的特殊地形有关。杭州湾是钱塘江的出海口,外宽内狭,形如喇叭。与海相接处宽达一百公里,越往内越窄,到澉浦收缩到二十公里左右,到海宁盐官镇,江道仅三公里宽,江底也越来越浅。所以海潮涌来时,在这样的地形里,便形成“涛来势转雄,猎猎驾长风。雷震云霓里,山飞霜雪中”的壮美景象。据记载,钱江观潮从汉、六朝便已开始,由于地理变迁,到明朝,海宁盐官镇才成为观潮第一胜地。现在的地理形势又有变化,潮水高涨的中心已转到萧山头篷。

宋人苏轼曾实地考察石钟山音响之美。“以小舟夜泊绝壁之下”,有“大声发于水上,噌吰如钟鼓不绝。舟人大恐。徐而察之,则山下皆石穴罅,不知其浅深,微波入焉,涵澹澎湃而为此也。舟回至两山间,将入港口,有大石当中流,可坐百人,空中而多窍,与风水相吞吐,有窾坎镗鞳之声,与向之噌吰者相应,如乐作焉。”他不但记下了他所欣赏到的石钟山奇妙的音响美,而且如实地揭示了它的物质成因。

综上所述,自然现象美主要是自然界无机物的形状、色彩、声音等现象的美,它完全是由于自然界物质的原因形成的;同时,它虽然依存于实际的自然事物,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事物本质的某些方面,但是这种反映不是直接的、明显的和完全的,它的现象种类普遍性与事物的种类普遍性并不完全一致。这些,就是自然现象美的一般特征。